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 电子数码

山寨终究只是阳光下的泡沫强如华强北如今也繁华不在(下)

发布时间:2022-09-19 09:58:00 来源:乐鱼官网登录app 作者:乐鱼体育免费版

内容简介:  从华强北卖电子元件开始,就开始了点点滴滴的技术模仿和创新之路。技术创新的后面是利益驱动,赚钱的欲望逼着经营者们不断进行技术模仿和技术创新。于是,华强北就上演了一场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人类历史上一场最奇特的技术模仿和创新的大戏。2000年,诺基亚3310问世,五年间销量达1.36亿台,中国,也开始迈入移动通信时代。波导、TCL、天时达等一众国产手机纷纷上场。2002年,波导销售手机1175.59万部,超过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手机,让华强北看到下一个发财的机会。 听过“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这句广告词的,你现在的孩子...

产品介绍

      从华强北卖电子元件开始,就开始了点点滴滴的技术模仿和创新之路。技术创新的后面是利益驱动,赚钱的欲望逼着经营者们不断进行技术模仿和技术创新。于是,华强北就上演了一场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人类历史上一场最奇特的技术模仿和创新的大戏。2000年,诺基亚3310问世,五年间销量达1.36亿台,中国,也开始迈入移动通信时代。波导、TCL、天时达等一众国产手机纷纷上场。2002年,波导销售手机1175.59万部,超过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手机,让华强北看到下一个发财的机会。 听过“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这句广告词的,你现在的孩子差不多也该3岁了,彼时,马云还未创立淘宝,三大运营商都还没有组建。华强北依靠深圳作为电子制造基地再加上倒卖香港来的水货,被全国零售商视为3C数码拿货圣地。2003年,台湾联发科研制出了一款名叫MTK的手机芯片,这种芯片集成度很高,把手机主板、软件集成到了一起。这意味着,如果你有了这种芯片,再加个外壳和电池,你就能装出一部手机。潘多拉的魔盒就此打开,华强北的故事也由此掀起高潮。

      有了这种傻瓜式的技术,即使你是一个完全的技术盲,也有条件玩玩手机过把瘾了。不过,不要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有钱。然后买来各种芯片和零配件,雇几个熟手就可以生产手机了。当大家使用的技术都变成一个标准时,手机能不能卖出去,就要看你设计的手机外观和使用功能了。所以为了寻找差异化,各种各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华强北老板做不到的手机就出现了。什么可以用来点烟的手机,内置蓝牙耳机的手机,集直板、滑盖、翻盖于一体的手机,还有时尚达人吕小布的菲尔普斯山寨机,充满神奇的想象力,黑科技满满。不过,自从苹果出现之后,这些充满奇思妙想的造型就再也看不到了,想想还有些无趣呢。除了正二八经的山寨机,高仿机也开始流行,像诺基亚N73、N95等最热门机型,都难逃被华强北复制的命运。很多机型都能做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即使是业内人士,也不一定能完全辨别出来。

      那时华强北的山寨手机火到什么程度,就是光一个店面就要雇上60个销售,从早上9点发货到凌晨2点,三班轮换制。除了内销,华强北的手机还吸引了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地区许多国家的商人来采购,2007年,华强北出口了7000余万部手机。其中出口最多的就是捡垃圾都能发财的迪拜阿联酋,销往迪拜的手机量占深圳外销总量的30%以上,只要是华强北有的机型,数日之内就出现在迪拜市场上,而且价格相差无几。之后再分销到北非、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山寨手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占据了相当大的国际市场。那时的华强北,如日中天,成为了“山寨文化”的代名词,也是深圳乃至中国市场经济最有活力的地方。

      不过,为什么山寨制造会大规模的出现在华强北?而北京、上海等地有些条件比华强北还好,却没有出现山寨现象呢?原因就在于华强北的身后有一条完整的产销供产业链。实际上,华强北只是一个前店,身后有强大的工厂,就是产业链配套高度成熟的珠三角。珠三角中小企业遍地开花,什么样的行业都有人做。你想生产任何一样产品,只要提出产品需求,剩下的事都有厂家来帮你完成。就手机生产来说,先要完成产品设计,深圳是国内手机设计公司的大本营,有上千家大大小小的公司可以为你提供服务;设计出来了,你要为产品做出模具,富士康几个星期就可以搞定;配件方面,线路板有深南电路、南太这样的老牌公司;液晶板有天马、创维这样的品牌企业;比亚迪是全球手机电池大王;微电机、喇叭等产品就更是so easy。如果你不想亲自组织生产,还可以将生产任务外包给代工厂,有了产品,你就可以在华强北租赁一个柜台,找人帮你销售。这样一条产销供各个环节都十分专业且分工细致的产业链,放眼全国,找不到第二个地方能做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山寨是环境的产物,只是华强北发展过程中的必经之路。

      不过,山寨终究只是阳光下的泡沫,一触就破,飞不高也飞不远。时间转眼来到2007年,乔布斯喊着“苹果重新定义手机”的口号杀入智能手机市场,短短几年,就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手机市场方向,那些标新立异的差异化,在苹果面前被秒成了渣。为了跟上节奏,华强北的老板们开始疯狂复制iPhone,在华强北的行话里,这叫“啃”苹果。常见的服务包括解锁,“越狱”。服务之外,还有各种“小发明”,比如iPhone没有挂手机链的装置,但是手机喇叭旁边有个螺丝,用螺丝刀拧开螺丝,再加个铁环,就可以吊手机链了;比如针对苹果手机电池续航能力弱的问题,专为苹果设计的移动电源设备应运而生。苹果每次推出新机型,华强北都是最敏感的区域,尺寸的大小,耳机的有无,都是商家们提前开始的押注,押对了,便是畅销一时;押错了,就只能自食苦果。

      只是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中国电子第一街”的高楼,在地基里就埋下了大厦将倾的种子。华强北山寨手机在经过长达近10年的疯狂发展后,在2011年迎来了转折。以3G为代表的的智能手机开始大规模登场,造成了以2G为基础的山寨手机的衰败。除此之外,国产手机市场开始突飞猛进,以小米、华为为代表的品牌,纷纷推出了更为廉价的智能机。这对华强北的山寨手机市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技术门槛越来越高,手机更新换代的频率越来越快,使得华强北的仿制成本不断升高,利润空间被不断挤压,再加上深圳政府也拿了个小皮鞭站到了华强北身后,一步步把华强北逼到了墙角。而寒潮之下,最深重的一击,是来自互联网电商的崛起。京东和阿里先后赴美上市,高速发展的电商行业一次又一次把华强北按在地下摩擦,让它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与回头客,在互联网浪潮面前变得微不足道。过去那个熙熙攘攘的华强北逐渐变得萧条。

      如果说,这些还不足以让华强北千疮百孔的线年的封街改造就是压垮华强北的最后一根稻草。封街的四年里,华强北经历了客流巨减的阵痛,不少人选择了离开,曾经一柜难求的华强北开始出现空铺、转让。那几年,珠三角的手机代工厂也经历了一场生死。智能手机市场在经过几年的快速增长之后进入存量市场,随之而来的是本已产能严重过剩的手机供应链进入市场清洗阶段。大批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纷纷宣告倒闭。2015年,东莞手机代工厂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民就因资金链断裂,在深圳自杀。所有的手机代工厂头上都悬着一把刀。

      2017年,华强北重新开放。这一年,诺基亚也重回中国,怀旧情怀的3310仍是市场的焦点。四年一梦,醒来物是人非。街道两旁依旧是熟悉的“华强”和“赛格”,但已经改造成为品牌集合的大卖场。不过比特币的火爆,让留下来的华强北人热血沸腾。虚拟货币挖矿机趁热摆在了华强北电子市场柜台最显眼的位置。据了解,2017年华强集团旗下仅矿机交易所带来的间接收益就高达15亿元以上,2017年底比特币实时价格达到19442.1美元的历史最高峰值。不过步子迈大了,总会扯着蛋。比特币的价格在爬过高点之后像过山车一样开始下跌,矿机价格也随之跳水,重创华强北大小十余个电子市场,数万经销商站在了天台上。之后,那个科技界最会说相声的人让华强北看到了电子烟的风口,追逐的过程中依然是崴了脚,电子烟市场监管条令出现,呛的不少华强北人泪流满面。什么火就做什么,什么没有技术门槛就复制什么,这就是华强北这些厂家一路走来的故事。然而现实总是像冷冷的冰雨在华强北人脸上胡乱的拍,对他们来说,投入的这些心血终究是错付了。

      如今的华强北又开始涉足美妆市场。似乎一夜之间,明通数码城的“一站式美妆采购中心”广告牌立了起来,接着是远望电子城二期、曼哈数码广场、紫荆城广场,这些曾经在华强北甚至中国电子市场占有过重要地位的数码实体商城,集体“叛逃”。没人知道华强北的美妆能撑多久,也没人知道下一个华强北人追逐的风口又会在哪里。